有什么历史经验,能拯救中国医德乱象?
来源:北京华夏兰亭书画院   点击: 29650
 

有什么历史经验,能拯救中国医德乱象?

 医院“成为了全副身心的创收机构”,乱象丛生。

提出“合作医疗”制度的覃祥官提出“合作医疗”制度的覃祥官

中国的医疗道德,近七十年来,一直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1、民国时期,现代医疗道德进入中国,并得到“全国医师联合会”等行业组织的推广

现代医患关系和医德理念在中国的建立,伴随着现代医学在晚清的普及而开始。在古代,医生是所谓“仁人”,给患者治病应不求报酬。民国初年,《巴黎医师公会信条》等流传后,从业者才确立了医生是一种谋生职业的观念。医德也由医生的个人修养,转变为一种职业道德规范。

上海医师公会主席宋国宾,著有《医业伦理学》,详细列举了医疗道德应该包含的最基础内容。如,医生开药须遵循以下原则:当用者三:(1)确有效用;(2)能收速效;(3)价值不贵;戒用者四:(1)慎用之药;(2)无益之药;(3)可疑之药;(4)有危险之药”。宋国宾还特别提及,医生所开处方“须有实行之可能”,“对于贫苦病人,而开列贵重药名……徒令病家陷于失望”;并认为医生不应“登载夸大广告于普通报纸”、“药房与医师之分润”是非法牟利。①

行业组织是当时维护医疗道德的中坚力量。其中“全国医师联合会”最为重要。联合会向卫生署提出过一系列建议,如对进口成药进行检查,合格后方能售卖;禁止非正式医师滥施注射和手术;反对称中医大夫为“医师”;实行医生登记制度等,有效地净化了医疗环境。②

2、阶级斗争时代,“赤脚医生”们专业能力低下,且医德具有严重的“阶级性”

1949年后,赤脚医生、合作医疗制度在全国推广,对现代医疗道德造成了特殊冲击。首先,赤脚医生大多只接受过短期培训,学了一点中医知识后,长期做着超出自己能力的工作,有时甚至敢于给患者做手术。其次,在“阶级斗争”意识浓厚的时代,赤脚医生并不能平等对待所有患者,干部及有头脸有关系之人滥用药物,“地富反坏右”则往往根本不给用药,也不能被纳入合作医疗的范畴。

以湖北建始县为例。据该县官方编纂的《建始县志·卫生志》,1959年开始在全县农村推行合作医疗制度,很快“因管理不善,而先后停办”。1969年重新再搞,“参加合作医疗的对象只限于贫、下中农及表现好的‘五类分子’(地、富、反、坏、右)子女”,因“少数社队干部利用特权滥开滋补药品”等原因,1970年再度停办。此后又尝试办了好几次,因“担任合作医疗任务的赤脚医生大多不能胜任工作,医疗差错、事故屡有发生;药品质量普遍低劣、损耗严重;管理不善,制度不健全”,所谓“合作医疗”一直处于瘫痪状态。

阶级斗争时代,医院中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规章制度被废除,医护人员取消了分工,差错事故屡有发生,医疗纠纷不断增加”。③

3、市场化时代,医院“成为了全副身心的创收机构”,乱象丛生

80年代,政府开始大量减少对公立医疗机构的财政补助,同时大量放权,允许、鼓励医院通过提高收费来弥补财政投入的不足。乱象也随之而来。一方面,医院追逐利润,失去公益性,成为营利组织;另一方面,医务人员收受红包,引导患者进行过度医疗,使用没有保证的昂贵药物等。如学者任剑涛所言:“90年代中期医院成为这种改革的先锋。医药产业化、医院产业化,医院大力引入MBA管理思维,在医院内外机制上还没有实现管办分离、政事分离、医药分离、公益和非公益分离的情况下,成为了全副身心的创收机构。这个时候,像医院这类事业单位,根本意识不到它所承担的事业单位的公共职能,医疗乱象丛生,举国谴责之声不息。”

民国时期的医师资格证民国时期的医师资格证

他山之石,有助于控制住医疗道德底线,使其不至于堕落得太过分

1、医学院中,有必要加大人文课程的比例

医德属于人文教育范畴。1984年,美国医学院协会(AAMC)在报告中指出:“缺乏人文、社会科学基础的医生,在医学生涯中往往会丧失智力挑战的能力和应答这种挑战的能力”。美国政府专门设立了“从业医德奖学金”,奖励那些在医德方面有良好表现的医学生。人文课程在西方医学院校的总学时中占有较大比例,美国、德国为20%—25%,英国、日本是10%—15%,而中国仅占8%左右。中国的医德教育在不多的人文课程中沦为点缀,甚至有的医学院校从本科到博士,所用的都是同一本医学教材。④

有调查显示,中国医患矛盾的产生,49.5%是由医务人员服务态度不好引发的。从业医生所受人文、医德教育不足,是产生这一问题的重要原因。⑤

2、政府应加大对公立医院投入,并以优惠政策鼓励企业家投资非盈利性民营医院

公立医院是政府出资设立,应是以社会利益最大化为目标的非营利性机构。西方国家对于非营利性医疗机构的收入,补贴通常达到70%,其他发展中国家一般在40%,而在中国绝大多数省市,这个数字还不到10%。同时,中国当前医疗资源严重不足,占世界人口22%的中国,仅有世界2%的医疗资源;同时这些资源分布不均,80%在城市、20%在农村。⑥因此,政府唯有加大对医疗事业的财政支持,医院和医生都无需再依靠卖药获利,才能使公立医院的公益性得到显现,患者的权益获得保障。

不同于公立医院,企业家开办民营医院的目的就是营利。台湾为鼓励企业家投资非营利性的医院,制定政策,规定投资非营利性医院可以抵税。由此很多企业家纷纷投资,兴建了长庚、亚东、奇美、新光等一批大型民营医院,他们一方面树立良好的社会形象,同时又享受了政府的优惠政策,一举两得。现在台湾民众80%的医疗由民营医院提供,政府负担减轻,民众满意度也有所提高。⑦

3、“家庭医生制度”的建立非常重要,可以帮助民众突破专业壁垒,免受虚假宣传

中国当下的医疗乱象中,患者无法突破专业壁垒,求助于搜索引擎,却被指向竞价排名推广,常常被骗,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建立“家庭医生制度”可以有效地减少这种现象。

家庭医生又称“全科医生”,有着严格的准入机制。在英国,要成为一名全科医生,要接受5年以上的医学教育,再经过3年的全科医学培训,通过考试,获得全科医生资格证书,同时注册为皇家医学会的会员,才能开始工作。此后,99%的全科医生还会选择继续教育,以期获得居民的肯定,以及政府奖励。⑧

以英国为例来说,家庭医生通过家庭医生协会和地方卫生局签订合同,既能单独行医,也能集体行医,每名医生负责1800—2500名居民的预防和医疗。居民生病时,首先要找家庭医生进行诊断,获取专业意见和治疗方法。确有疑难病症或需入院治疗的话,由家庭医生开具证明,才能转到专科医院或上一级医院进行治疗。家庭医生的收入主要为政府津贴。台湾官方出版的《台湾医疗道德之演变》也认可“合理的医疗体系应是基层医师或家庭医师为广大民众的健康利益把关”。

可惜的是,中国从80年代后期开始“考察”家庭医生制度,并尝试引入,但因种种原因,30年过去了,仍只在上海、北京等个别地区极小范围做过试点,至今未能在全国推广实施。

家庭医生可以帮助患者过滤掉许多欺诈信息家庭医生可以帮助患者过滤掉许多欺诈信息

注释:

①张鸿铸等主编:《中外医德规范通览》,天津古籍出版社2000年,第372、374、376页;②张静娴:《民国时期西医群体与医德的传播》,2014年;③奚红主编:《医学伦理学》,中国中医药出版社2008年,第27页;④邝红妹等:《美国医德教育对我国高校医德教育的启示》,《中国高等医学教育》2008年第10期;⑤徐萍等主编:《中国当代医患关系研究》,山东大学出版社2006年,第176页;⑥鲍勇主编:《医患关系现状与发展研究:基于信任及相关政策的思考》,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2014年,第16页;⑦陈绍福等主编:《中国民营医院发展报告 1984-2012》,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2年,第238页;⑧鲍勇主编:《医患关系现状与发展研究:基于信任及相关政策的思考》,第98、99页。

————————






下一条: 江青为什么要跟一个乞丐过不去? 2016-05-13
上一条: 最近七十年,中国为何五次大改地名? 2016-05-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