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青为什么要跟一个乞丐过不去?
来源:北京华夏兰亭书画院   点击: 25006
 

江青为什么要跟一个乞丐过不去?

 1896年夏,乞丐武训去世,至今已整整120年。

左,聊城武训祠堂之武训半身塑像;右,赵丹在电影中塑造的武训形象左,聊城武训祠堂之武训半身塑像;右,赵丹在电影中塑造的武训形象

清末平民武训,佣工、行乞三十余年,所得资财全拿来修了学校

武训乃山东堂邑柳林镇武家庄人,1838年生于贫苦之家,幼年丧父。佣工、行乞三十余年,不娶妻室,不讲享受,积资办了三所义学。山东巡抚袁树勋说他“自恨不读书、不识字”,发誓“必教人人读书识字”。当地士绅杨树坊等人,说他患有“义学症”,心心念念只在办学,挑担、拉车、推磨、杂耍、说媒、讨饭……无所不做;攒下钱来,或拿去跪请士绅替他放贷生利,或拿去买田置地。

49岁那年,武训已购置田产230余亩,积资2800余吊。次年,求得当地士绅之助,武训耗资4378吊(不足部分由士绅捐助),并以田产充当义学运营之资,在柳林镇东门外建起第一所义学,取名“崇贤义塾”。义学之田契,武训署名“义学正”而非本名,旨在防止自己死后田产落入亲族之手。1890年,武训在馆陶县参与创办第二所义学。1896年,在临清县创办第三所义学。同年夏,武训去世,享年58岁,无余财,送葬者万人。《清史稿》里说他临终之时,“闻诸生诵读声,犹张目而笑”。①

江青率“武训历史调查团”乘坐吉普车下乡“调查”江青率“武训历史调查团”乘坐吉普车下乡“调查”

五十年代,武训被定性为“大流氓、大债主和大地主”

武训生前,远不如死后有名。1909年,为推动新学制改革,激励地方士绅办学,山东巡抚袁树勋奏请朝廷将其义举载入史册。北洋时代,其事迹被编入《清史稿》,开正史为乞丐立传之先例。梁启超、蔡元培等,亦撰文称颂其德行。南京国民政府成立后,蒋介石亲笔题写了《武训先生传赞》,表彰其“以行乞之力,而创成德达才之业”,武训事迹进入各种教科书;民间则有陶行知等教育大家不遗余力倡导“武训精神”,自1942年起,年年广聚名流,举办武训纪念会。②

1950年,由孙瑜导演、赵丹主演的电影《武训传》拍摄完成。公映前,孙瑜携影片至中南海送审,观影者有周恩来、朱德、刘少奇、胡乔木等百余人。据孙瑜回忆,“大厅里反映良好,映完获得不少的掌声。朱德同志微笑着从老远的坐间走过来和我握手,说了一句:‘很有教育意义。’……电影放完后,周总理和胡乔木同志没有在大厅里提多少意见。”公映后,该片也备受好评,被《大众电影》评为1950年十佳电影。③

但好景不长。1951年3月,《武训传》被指歌颂“改良主义”,沦为被批判的典型。4月,事态升级,江青在文化部会议上点名该片:“看了《武训传》生气。……学校无贫雇农。……替统治阶级服务,收租三四十年,职业叫花子,繁华地方走。……武训非我们传统。……《武训传》歪曲现实,歪曲传统。”5月20日,事态再升级,人民日报刊登社论,彻底否定武训:“像武训那样的人,……根本不去触动封建经济基础及其上层建筑的一根毫毛,反而狂热地宣传封建文化,……对反动的封建统治者竭尽奴颜婢膝的能事,这种丑恶的行为,难道是我们所应当歌颂的吗?……对于武训和电影《武训传》的歌颂竟至如此之多,说明了我国文化界的思想混乱达到了何等的程度!”稍后,江青以“李进”之化名,率“武训历史调查团”赴山东实地 “调查”,并于7月底在人民日报上刊文《武训历史调查记》,将武训定性为一个以兴学为掩护手段的“大流氓、大债主和大地主”。④

在此之前,7月7日,华北局宣传部已作出决议,全面清理纪念武训的学校、碑文、建筑,惟保留武训墓与墓碑。⑤至1966年,义学遗址被摧毁,武训墓亦被发掘分尸。⑥

红卫兵小报刊登批判武训的文章和漫画红卫兵小报刊登批判武训的文章和漫画

八十年代,其名誉“限于地方范围内”得到了恢复

武训是大流氓、大债主和大地主吗?当然不是。《武训历史调查记》里有太多的强词夺理。比如,“调查记”评价武训购置田产,是这样说的:

“这些土地,大都是被武训乘人之危从农民手里零星地夺取去的。每张文约上的地亩数,大都只有一二亩或二三亩。我们见到的七十四张文约内,有三十八张,都是三亩以下的数字;十亩以上的,只有五张。武训每次置地的数目如此细小,足证大都是贫苦农民遇了危急情况,不能生活下去,不得已才把土地卖给武训。武训之成为大地主,是在二十九年内(从他30岁算起),用各种残酷的方法,逐步地积累起来的。”⑦

每次买地的量都很小,恰恰证明武训是个省吃俭用、一点一滴积累财富进行投资的底层低收入者。“调查记”说这证明了武训的“残酷”,实在是毫无道理可言。类似诡辩甚多,此不赘述。

武训再次获得肯定,已是80年代中期。1983年万里在国务院会议上讲话,第一次释放出武训可以平反的信息:“你们可以研究一下,能否恢复他(武训)的名誉。他要饭所得用来办学,却给他戴上一顶维护封建统治利益的帽子。现在如果有这样精神的人,应该表扬。”1985年,曾深度参与1951年武训批判运动的胡乔木,在陶行知基金会成立大会上承认:“当时这种(对电影《武训传》的)批判是非常片面、极端和粗暴的。因此,不但不能认为完全正确,甚至也不能说它基本正确。”平反进入实质操作阶段。1986年4月29日,国务院批复山东方面:“关于为武训恢复名誉问题,胡乔木同志作了指示:‘武训其人,过去大加挞伐是错误的,现在如大张旗鼓地恢复名誉,似亦过当。最好在彻底查清当时指责各项问题的基础上限于地方范围内处理。这与武训传之涉及陶行知、孙瑜等一大批人有所不同。’请遵照乔木通知的批示精神斟酌处理。”

武训的个人名誉“限于地方范围内”得到了平反。至于电影《武训传》,2012年出版的《党史》二卷中的评价仍有所保留:“对电影《武训传》的批判,……对宣传历史唯物主义产生了积极作用。但是,这种批判存在着片面、粗暴和上纲上线过高的情况,没有能够真正运用学术争论的方法来解决问题,在思想文化界开了用政治批判解决学术争论的不好的先例。”⑨

左,电影《武训传》海报;这部新中国第一禁片,至2012年3月才正式解禁。右,1951年5月20日人民日报社论左,电影《武训传》海报;这部新中国第一禁片,至2012年3月才正式解禁。右,1951年5月20日人民日报社论

注释

①武训生平,可参见:张明/主编,《武训研究资料大全》第一部分“武训生平及兴学资料”,山东大学出版社,1991,P03-448。②参见:张明/主编,《武训研究资料大全》第二部分“解放前对武训的评价”,P449-582。但该书未能收录蒋介石的题词。③孙瑜,《影片〈武训传〉前前后后》,收录于《中国电影研究资料:1949-1979(上卷)》,文化艺术出版社,2006,P107。④据《毛泽东年谱 1949-1976》(中央文献出版社,2014),5月20日人民日报之社论,乃胡乔木起草,毛泽东改定(P343)。《武训历史调查记》亦由毛泽东加写改定,涉及文字2700余字(P381)。⑤《毛泽东年谱 1949-1976》,中央文献出版社,2014,P372。⑥武成广,《也谈武训墓遭劫记》。⑦《对〈武训历史调查记〉的修改和给胡乔木的信》(一九五一年七月),收录于《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1951.1--1951.12) 》,P402。⑧袁晞,《〈武训传〉批判纪事》,长江文艺出版社,2000,P185-189。⑨《中国共产党历史第2卷·注释集》,中共党史出版社,2012,P45。







下一条: 有多少东德人,想要重建柏林墙? 2016-05-13
上一条: 有什么历史经验,能拯救中国医德乱象? 2016-05-13